农门娇娘:捡个王爷当相公

时间:2019-10-15 04:55???编辑:本站

农门娇娘:捡个王爷当相公

正文第二章救人[更新时间]2019-03-2913:38:42[字数]1509池婉原本是丞相嫡女,有着完美的身份,却不想嫡母遭人诬害,贬为妾室,母亲产下她后久病不治,在她三岁那年去世了。   池婉跟着母亲身边的老丫鬟在丞相府苟且偷生,却没想到那些人竟还不放过她,有想方设法害了老丫鬟,骂她克亲克夫,他那愚钝的老爹差点没打死她。

  好算有个明事理的老太太发了话,把她们赶出府自生自灭。

  老丫鬟带着她出来没几年就病死了,池婉身体也不好,还染了瘟疫,也就是那一年池婉死了,她正好十岁。

  她借用了这具身体之后,利用现代所学的知识治好了病,一路流浪到了这个小村子,村里那个怪脾气的老大夫看她顺眼,便收做为徒。

  如今五年下来,日子过的也还算太平。

  碰到最大的事情应该就是今天就回来的那个男人了吧。

  这个男人碰上自己真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服气。   池婉一边叹气,一边准备帮人接筋续脉的针线,要不是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,我真的不是很想帮你。

  小小的草屋内,烛火亮了一夜。

  凌晨的时候,最后一针落定,池婉才虚脱的靠坐在床边,给自己擦了擦汗。

  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着的男人,气色比刚救回来的时候好多了。

  “你倒是睡得香……”池婉嘟囔了一句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房间补觉去了。

  这一觉睡的很沉,要不是中午的时候秀秀过来叫门,池婉大概能一觉睡到晚上。   “来了!”池婉穿上鞋就小跑着出去给人开了门,“我睡过头了,这个时辰怎么过来了?”  “我嫂子带着表弟去了镇上,过两天才回来。 ”秀秀一边说着,一边从竹篮里拿出两个饼子,“我看你家的烟囱一上午都没冒烟,想来你该是没时间做饭,想给你送两个烧饼垫垫肚子。 ”  “行,谢谢了,晚上来我这吃馅饼,”池婉笑着接了过来,也没推辞,毕竟她现在也的确饿的前胸贴后背了,“快回去吧,你哥看见了难免要到你嫂嫂面前碎嘴。

”  “嗯,”秀秀点了点头,临走时犹豫的朝着池婉的柴房看了看,“那人还在……?”  池婉一脸懵懂:“什么?哪个人?”  “啊?”秀秀愣了楞,反应过来,“没事,饼子是玉米面儿烙的,甜滋滋的你快尝尝。 ”  “好。 ”池婉向她挥了挥手。

  送走了秀秀之后,池婉许是饿过了头,烧饼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。   灶上熬得药也差不多了,池婉端着药进了柴房。

  不出她所料,男人有些低烧,睡的也不安稳,池婉打了些凉水,湿了布巾一遍又一遍的在男人的额头擦拭着,她觉得她一辈子的耐心都在这个男人身上用完了。   直到他身上的温度恢复正常,池婉才收拾了一下,她还要准备晚上的馅饼请秀秀吃馅饼呢。

  秀秀把柴房的门从外面反锁上,出了门,径直去了村里里唯一的猎户家。

  “顾大叔,我想买您的一只鸡,行吗?”站在猎户家门口,飞雪的父亲刚好再院子里砍柴。   顾父抬头见是池婉,咧嘴笑道:“等着,我去给你挑一只肥的。

”  说着,顾父及钻进了鸡棚里,手忙脚乱的抓鸡,“池妞,这只行不?”  “行,”池婉笑道,“你腰上的毛病注意点,你要是有什么闪失,婶儿和秀秀谁护着,”池婉把捆好的老母鸡放进篮子里,又去拿钱包:“顾大叔,给钱。

”  顾大叔忙摆手拒绝:“可别,上次你给俺看腰上的伤,都没给钱,这只鸡就当是医药钱了。

”  “拿着吧叔,我又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大夫,你拿好,我先回去了。 ”池婉把钱硬塞过去,不容拒绝的转身就走了。

  池婉回家熟练的把老母鸡开了膛破了肚,瘦肉留着做馅饼,剩下的就给那个男人炖了鸡汤,大补的。

  忙活了一下午,秀秀过来了,看池婉的眼神有点躲闪,池婉一眼便看到了秀秀左脸上的伤。   池婉脸色一沉:“又被打了?”  秀秀眼圈红了:“是我不小心,打碎了一个碗。

”  “你就不会跑吗?”池婉拉着秀秀进了屋,拿了药膏给人擦上,对懦弱的秀秀又可气又无奈,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,她一个外来的孤女怎么帮?  秀秀委屈道:“跑了回去打得更厉害。

”  池婉叹口气,揉了揉秀秀的脑袋:“走吧,吃馅饼,回去的时候带回去几个。 ”  “池婉姐,谢谢你。

”秀秀带着哭腔说。